<rt id="gguqw"></rt>
<acronym id="gguqw"><center id="gguqw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gguqw"></sup>
  • 028-86519888
  • 619831976@qq.com

1.78萬億元!茅臺市值超越一省GDP,到底憑的是什么?


不喝酒的人,馬上就看不懂茅臺了。

 

最近兩個多月時間,茅臺股價漲了將近40%,總市值竟然跑贏了工商銀行。

 

這家銀行,因其令同行嫉妒的盈利能力,一度被業界稱為宇宙第一行,長期霸占A股總市值第一的寶座。

  

沒想到,全球一流的理財團隊,居然敗給了貴州遵義的一群造酒工人。

 

茅臺,富可敵省

 

從2015年以來,茅臺一家公司每年上繳的稅,就頂了遵義市稅收的半壁江山。

 

即使放到整個貴州,茅臺對全省稅收貢獻也達到1/7。并且,即使茅臺的股價有所回落,目前總市值還是穩定在1.78萬億元。2019年,貴州省的GDP也才只有1.67萬億。

  

時至今日,當茅臺坐穩A股巔峰的時候,我們再回看當年的茅臺,我們會發現,那年的茅臺什么都沒有,唯獨有的,只是一條河——赤水河。

 

中國白酒產業如果要拍一部電影,那就應該叫《赤水河傳奇》。

 

這條本來平平無奇的小河,發源于云南,流經貴州、四川兩省,是唯一還沒有被污染過的長江支流。誰能想到,如今在它的沿岸,我中國酒業的白壁江山。

 

這里有茅臺、五糧液兩大明星酒企,還有鴨溪、董酒等八大著名品牌,還有郎酒、瀘州老窖、劍南春等六朵金花、十朵小金花。

 


 

赤水河兩岸的白酒年產量貢獻了全國的1/2左右,利潤占比超過60%。

 

你可能沒喝過赤水河的水,但你一定喝過赤水河的酒。

 

中國白酒的歷史,就是一條柔弱的赤水河,迎戰資本深厚、裝備精良的全球洋酒巨頭,拳拳到肉廝殺拼搏的歷史。

 

這種廝殺,不僅是在制酒上,也是在市場上,更是在資本上。

 

然而,當下的客觀事實是,國內白酒早已飽和。長期以來,白酒的出口量只占到國內產量的0.12%。

 

這是因為洋酒追求純凈,采用液態發酵,成分簡單可控。而中國白酒追求口味,采用固態發酵,成分復雜多變。

 

因為中國白酒成分不能完全探明,出口方面一直受到限制。

  

所以——茅臺為什么會暴漲?

 

肉眼可見的是,資本市場出現了異象。北上資金已經連續10周凈買A股,并且,進入6月后再次提速,6月1日當天就凈流入104億元。其中,茅臺是位居榜單前列的投資對象。

  

北上資金,一般是指香港資本和國際資本。話外之音就是,有人在拉漲茅臺股價。

赤水河是茅臺的“地利”,但若要成就茅臺,它還需要“天時”。

 

1958年,一向嗜煙、不喝酒的毛主席,當著貴州省第一任省委書記周林的面,稱贊了茅臺的品質。

 

這是毛主席的期許,也是時代的期許。這大約就是茅臺的天時。

 


 

那個時期,茅臺能夠換回珍貴的外匯,建設經濟。1噸外銷的茅臺酒,就能夠給國家換回40噸鋼鐵。

 

鄧公在南海邊畫一個圈,深圳就從漁村變成大都市。毛這句話,也在赤水河畔畫了一個圈。

 

此后,貴州當地的大煉鋼都要讓位于造酒。周林親自來到茅臺酒廠做出指示:“對于你們來說,鋼鐵是元帥,茅臺酒是皇上?!?/span>

 

相對于盲目、低水平煉鋼的其他省份,貴州有了一條更清晰的經濟使命。

 

但是,要量產茅臺,并非易事。

 

茅臺是由當地3家最大的酒作坊合并而成,酒的質量全靠釀酒師傅的個人經驗,沒有實驗室和機械設備,質量并沒有保證。并且,5個酒灶,一年只能產六七十噸酒。

 

1964年,江南大學釀造專業優秀畢業生季克良,被國家輕工部分配到茅臺酒廠工作。

 


 

第2年底,在四川瀘州召開的第一屆名酒技術協作會上,茅臺酒廠的代表宣讀了季克良整理的《我們是如何勾酒的》論文,引起各廠家的高度重視。很快,論文流出,全國范圍內掀起勾兌熱潮。

 

直到1978年,他總結出了“制曲是基礎,制酒是根本,陳釀和勾兌是關鍵”的工藝特點,得到行家們的普遍認同。此后,他又不斷細化每一流程的具體標準。茅臺酒的生產流程和產品質量有了穩定保障。

 

1983年,在茅臺工作了20年的季克良被選為酒廠廠長。

 

此時的茅臺,天時、地利、人和俱在。

 


 

上市后,通過發行股票,茅臺募資約22億元。

 

兩年后,茅臺的年產量終于突破1萬噸。完成了毛澤東45年前的指示。

 

 

中國白酒的消費升級

 

相對于省工省料的清香型,濃香型成本更高、工藝更復雜、生產周期更長,價格也更貴。而醬香型,則更是原料投入量相當于其他白酒4倍多的酒中老大。

 

茅臺的酒是香,但是要有消費得起它的市場。如今,茅臺終于等來了這個“有錢”的中國。

 

1998年以后,國內白酒供應飽和。低端酒完成歷史使命,開始有序退場。

 


 

曾經和茅臺、五糧液同處高端陣列的瀘州老窖,經歷1997年動蕩之后,“名酒變民酒”,走上中低端路線,逐步流于平庸。

 

2005年,中國白酒又迎來一個新的歷史節點——醬香型茅臺凈利潤超過了濃香型五糧液。3年后,茅臺銷量也超過了五糧液。

 


 

簡而言之,中國人越來越有錢,所以喝得起更貴的酒了。

 

在一個經濟不斷向好的國家,消費升級是必然趨勢。誰搶到高端市場,誰才是最終贏家。搶不到,就會被市場遺忘。

 


国产乱子伦精品视频小短片,国产乱子伦精品无码露脸,国产乱子伦露脸对白在线